昨晚亂翻從公司帶回去的《符號學歷險》,看到巴特分析了一篇波的小說〈瓦德瑪先生案例的真相〉,所以趕緊把小說拿出來讀一下,再去讀巴特的分析。讀小說的過程,情感是很複雜的,應該說,波的手法很成功,因為我在過程中不斷地希望「這是真的」。隨後,昨晚以及今天早上把巴特的分析讀完,基本上整個操作的方式算是「微型」《SZ》,不過,在這裡他將原本的五個符碼賦予新的解釋(與「叫法」):文化符碼、行動符碼仍是相同的,象徵符碼在此被他強調出「場」的問題,所以他稱為「象徵場」;至於義素符碼與詮釋符碼則有新的定義:義素符碼被稱為「溝通符碼」,主要是作為「地址」被呈現出來,為達到「接觸」之目的,於是又可稱「目的符碼」;而詮釋符碼則被賦予了「謎」(enigma)的功能,李幼蒸翻譯為「疑迷符碼」,它仍然作為懸念以及拖延的功能出現,即有待感興趣的讀者期待作者為之詮釋謎底。

*

不過巴特這篇文章給我更大的啟示,應該是重起《秋刀魚之味》研究時,可以同樣的方式來區分出分析的單位……儘管這件事應該在《S/Z》中就該給我相同的啟發了……

或許我該先拿《輪舞》來做練習?當我在腦海裡繞著這部片的一些分析單元,我感覺這部片真的有它的重要性,真不是偏袒。

創作者介紹

肥內at work

肥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giselemine
  • 愛倫坡有一些母題有反覆使用,比如說:未死卻被提早埋葬、死了卻被認為還活著。
    不知道跟這理論有沒有關聯就是了。
  • ……讀過太少,不敢妄下判斷啊~
    但可不可以說,他的核心是奠基在「反轉」上呢?

    肥內 於 2013/09/09 13:34 回覆

  • giselemine
  • 劇情出乎意料的轉折當然是一個點,
    另外一個點是:謎題的癥結,往往不在剝除障礙然後看見「背後的真相」,之所以怎麼剝除都看不到真相,是因為答案就在「表面」上。
  • 不過還是老話一句,我看太少,很難說,但目前看過的……兩篇,一篇當然就是很明顯的「表面」,是拉康以及隨後齊澤克有分析到的那篇關於桌上的勒索信的故事(忘記篇名);另一篇就是這個跟催眠延緩死亡有關的故事,但後者則很難說跟「表面」有關啦~

    肥內 於 2013/09/10 11:30 回覆

  • giselemine
  • 除了失竊的信之外,莫格街謀殺案(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)是我想到的關於「表面」的另一個例子。由於所有的房客都無法指認兇手說話的語言是什麼,偵探杜賓藉此推斷:之所以所有房客都認為兇手說的是「外語」,其實是因為兇手說的「根本不是人話」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